腾龙图文 当前位置:腾龙国际 > 腾龙图文 >
仰光唐人街邂逅“涂鸦公园” 垃圾小巷“变形记添加时间:2020-01-08
初见涂鸦墙
早就听人说,仰光唐人街41条的狭窄小胡同,隐藏着一个涂鸦主题公园。带着探奇的我们找到了它,发现了一个垃圾后巷“变形记”的故事。
仰光唐人街邂逅“涂鸦公园” 垃圾小巷“变形记”
涂鸦公园就在一条五米宽的小巷里,两旁的居民楼十分老旧,鸽子停满电线遮蔽了头顶的半片天空。公园地面大约三米宽,被随意丢弃着各种垃圾:擦过鼻涕的纸、装着汤汁的塑料袋、被鸟啄烂了的死老鼠、动物的粪便……看到入口粘贴的公园简介,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里曾是个生活垃圾投放处。
 
垃圾站到艺术场
一群当地孩童在这里疯跑、玩耍。其中一个小女孩面露“霸道之气”,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她叫丁丁瑞,穿着一件黄色的T恤和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两枚略显成熟的耳坠与她8年级学生的身份不大相符,她是这群小孩中的“强硬领导者”,荡秋千的姿势疯狂而夸张,常常把其他小孩吓得滋儿哇乱叫。
 
“这个巷口4年前开放,3年前才有了涂鸦画和这些玩乐设施,那时候我正好上5年级。”丁丁瑞向我们说起她对于涂鸦墙不太清晰的记忆。
 
据说,这座涂鸦公园是丹麦驻缅甸大使馆资助7000美元改造的成果,2018年春天,来自世界各处的艺术家与当地居民用颜料和粉笔作画:平凡的课堂场景、夸张的缅文字母、蕉叶下的小鹿、抽象的人脸……多日的修整后,涂鸦主题公园于2018年7月正式开放。
仰光唐人街邂逅“涂鸦公园” 垃圾小巷“变形记”
顺排看过去,每一个画作几乎与周围房屋的构造紧密呼应着,墙上画中人的动作和眼神都显得那么真实。曾经肮脏恶臭,老鼠成群的垃圾小巷摇身一变,成为焕然一新的涂鸦公园。不仅是孩子,周围的居民也经常会在下午到这里闲坐,偶尔还能看见几个“童心未泯”的大爷荡秋千。
 
“在快速城市化的世界中,我们努力确保自己的城市成为一个具有文化特征的地方,并维护它的宜居、包容和可持续性。”Doh Eain(我们的家)的负责人曾这样说到。Doh Eain是一家多学科修复和场所营造的社会企业,致力于保护文化遗产,改善公共空间,同时组织一些人与空间相联结的文化和社会活动。
 
2016年Doh Eain公司尚未正式成立就开始将位于仰光的一个垃圾小巷改建成为小花园,让周围居民第一次体会到变废为宝的威力。2017年年初,这个小花园一亮相就在社交媒体上迅速被传播,着实火了一把,随即成为游客和网红的打卡地,唐人街41条的涂鸦设计和空间改造是Doh Eain公司在仰光的第六个后巷改造项目。
 
如今,涂鸦墙已过了最热闹的时候,一切渐渐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来自游客和附近居民随意丢弃的垃圾又使得这里的卫生维护成为难题。改造可以使这里长期积压的垃圾得到暂时解决,但习惯的养成或许还需要这里每一个人的努力。
 
“一开始,这里的卫生是由Doh Eain负责的,但是有一次电影明星来这里拍片,当地行政机构向他们收取了费用,由此使得两者之间产生矛盾”,来这里散步的居民埃埃称。从那以后,涂鸦墙附近的卫生就转由街道事务服务商来维护,周围住户或这上班人偶尔也会过来帮忙打扫。
 
回归的社区乐园
特奈昂在一旁静静的看着,14岁的她远比妹妹丁丁瑞沉稳,或许是早已过了躁动的年龄,正在这追逐打闹的孩童和她格格不入,她很少与周围的人有过多的互动。
 
我们将单反相机发放到孩子手中,任他们拍摄。丁丁瑞好多次拍完照都会拿到特耐昂跟前晃悠,特耐昂都只是淡然一笑。姐妹俩家住唐人街53条,趁着给父亲送饭的机会才能来这儿玩一会。这对她们而言是个再好不过的游乐场所。妹妹和其他孩子能跟任何一个来这的陌生人打成一片,羞涩的特耐昂却抱着“我又不认识他们,为什么要和他们玩呢?”的想法,羞涩站在一旁。
 
孩子们突然又在巷子里疯跑起来,丁丁瑞像只身手敏捷的“小豹子”,后面的小男孩都有点追不上她。孩子们黝黑的皮肤亮的有些反光,深凹的眼眶让人一眼就能发现他们与缅族人的不同。细问得知,丁丁瑞与其他孩子都有印度血统,实际上,住在整个四十一条极其周边街道的居民基本上都是印度裔。
 
“我们从印度跨越边境来到这里谋生已有30多年,原本是印度的农民。”在附近做旧物回收的白发大叔说。印度人跨境移民到缅甸生活最早可追溯到2000多年前,大规模的印度移民则在英缅时期,这种大规模移民正是今天仰光印度街存在的原因。
 
如今的缅甸正处在变革的关键时期,以小本生意在此生存的印度裔们因为没有稳定就业环境,而常常流落仰光街头。虽然生活奔波,他们却也喜欢这样的城市空间,物质匮乏,但是涂鸦墙的存在无疑给了他们一个绝佳的精神庇护所。
 
现实的缤纷梦
架起秋千的钢铁架在三四个小孩的摇荡中咔咔作响,不时掉下些水泥碎末。孩子们不会去考虑大人的世界,也不必焦虑于未来的生活,涂鸦墙的开放或许更多的把他们从虚拟的游戏世界拉回现实,毕竟,在涂鸦墙诞生之前,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他们如此放肆。
 
孩子们喜欢这里,当有外国人来这时,他们还会请求一起合照,并“指导”着游客摆出自己想要的动作。这里仿佛是孩子们的领地,短暂的害羞后,他们开始对我们手中的相机跃跃欲试。
 
“你想上报纸吗”?“我想出名”。比丁丁瑞小半岁的阿嘎欧素做为这群小孩里“最有理想的一个人”,期待长大后可以做一位著名摄影师。“我想成为比医生还要出名的人,但你们不要把照片发到Facebook上哦,我现在还不想出,等我长大了以后再出名”。阿嘎欧素稚嫩的话语中透着十足的个性。
 
天色渐暗,温暖灯光的照射下,小巷重归宁静,最后一批游人匆匆的拍完照片后已经离开,孩子们也开始陆续回家吃饭。父亲已经下班,特奈昂叫上一旁正在逗小孩开心的丁丁瑞带上东西出了巷子,明天她要去看外婆;阿嘎欧素离家很近,还在摆弄着相机,不断的对着远处对焦;白发大叔等着帮忙打扫卫生,据说可以领得一些服务费;巷子深处的Doh Eain办公室正在装修着,屋子里的灯光打在了画着缅甸妇女的墙上,锁门的大爷已经来了。

[上一条]: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条]:下一篇:42岁老傻吊前额流血问什么也不知道